关于元科学叙事的反动、结构和再结构的科学。

——学科拟人同人堆放处,原ID“清唱剧与狂喜诗”,给做科拟设定的朋友写的同人。朋友Lofter ID“盐乌冬”(部分人设堆积地),新浪微博ID“_Schwarzmaut_”(主要设定及作品存放处)
头像作者如上,角色是他家Italiano(意大利语)小姐姐,或者至少是她有钱的时候。

为某种拟象之拟象而捏造的沙雕哲数对话

-你在看什么?

-水,以及无穷。

-你从哪里看到的无穷?

-上升与下降的路乃是同一条。如果你能从数组里见到无穷,我从生灭的支流里寻见的也必定是同一事物,因为那将其理念分给影子世界的太阳是同一的。

-是什么给你力量做如此傲慢的立法?“上升与下降的路乃是同一条”——你已推翻自己多次;起先,你说名字只在其自身内部生效,美即是美,数即是数,规则即是规则,而所有名字都分有那最大的名字,一切美物乃是分有那日耀的美自身的结果。尔后你告诉我,没有数本身,唯有繁多杂乱、不一而足的数种,随即你断言我所寻见的乃是虚妄,心灵是无实体的空穴,我留给我那不朽的名字的唯有对单个和繁多的粗略拟象,绝不存在拟象间因果的交联:只有这把椅子,那把椅子,又是这把椅子,而不是一把椅子,不是十把。旋即你又给我加上先天综合判断的冠冕,颂扬我乃是二律背反的宿敌,从无矛盾的规则,与物的自身共同生灭……我的立法在最深处,我质疑我的公理,但对其的所有动摇最后都导向我以涅槃为纲的自净,我可以在针锋相对的剑鞘内自转,物的无尽从不妨害我的无穷。可你的语言是何其残破,何其荒谬且局限?在我的确定性沦丧后,若我尚有值得自负之物,我至少以向精确性的最广博而精微的试探自负,而你与我一同标榜逻辑,称颂理性,却汲汲于你已被解构得千疮百孔的语言……你何必存在,何以存在?你爱智慧,但我何尝不是,所有科学何尝不是,是怎样的意志指导你与我一同出生,又旨在与我狭路相逢?你究竟是谁,是什么?

-什么是“什么”和“是”?

-怎样的法度指引了你?怎样的造物,若其存在,成为你逻辑链上的前提?

-若你心目中存有造物的概念,则造物注定存在,因万全的造物乃必备“存在”这一基要属性;但这不是牛顿的钟表宇宙。你我在时间上远非最先诞生,逻辑上,你本应是一切其他科学的前提,但我曾永恒地不止息地向你点明,你与我一样,你我的所有归纳都不完全,不过是经验的连缀,舞台的布景,我无需向你点明你的算法选择其他基数时仍能运转,你的空间可以分野为截然不同的规则,遑论平行宇宙的虚设。我们从不是目的论者,却成为他物的目的,而我相信你崇尚简洁,更无法接受该宇宙外仍有更大宇宙的箱套假设。以奥卡姆剃刀而言,物自体是个更高配置的二律背反;你也毫不例外。

-我想你是想说你并不需要我;这了无裨益,我亦不需要你,一如我不需要一个假设。若你要把那剃刀挥到极致,便连无穷的概念也一道剔净,它妨害我的演绎,让你魂牵梦萦三个世纪,最后也只令你得出世界不过是怀疑的精灵的幻景。

-你承认你并非旨在引人强信?你是在截然反义的剑鞘中自转的愚者,你的立法只在规训自身,而真理遥不可及,但你那虚妄的自尊绝不允许你承认,数学的全部推理只能诱发怀疑。我为被颠覆而生;我生来便是既丰饶且贫瘠,甚至不如你一般以精确性自诩——

-这并不使你比我更正确。

-不,因为我有更高的理由确定,至少在这个宇宙的剃刀边缘,我是先于你在逻辑链上占据首位的真实。我们是科学,似人的科学,科学,作为人形的器皿,无涉优劣的块茎;但我们又从不是科学,造物着实存在,且独归你我及同类所有,造物——一种商标,一种注册品牌,无需敬拜的小神,我们不过是这非神的凡人之于我们自身姓名的趋向精确的幻觉。你我都是被框进一个轻部落格界面并编号的流水线产品,要是你抬眼往上看,倒能眼见一整排柏拉图太阳——代表加粗删除线下划线、源代码的图标按钮。但逻各斯背后没有我们的形象,现在你以文字模式存在,我想你要拓扑一下找到自己的眼睛,恐怕还得花两三分钟,而那时候作者早就打上tag点好预览发布了。

-这才是违反简洁的最大预设的谎言;我不相信。

-无妨,现在写下我这行申辩的作者已经录入一千三百三十三字,不算“字,”这一个字符一个标点,之所以能这么统计,是因为对方之前把我这段话发在长微博界面上时下面会自动显示字数限制,现在复制到lofter之后祂也懒得改掉这句话寻找新形式。我说过,我们不过是幻觉,在幻觉中寻求幻觉的精确,我们作为概念正向存在,无知无觉,而后被百无聊赖的小神拟人出来,反向回到我们自身。我们都是合题,你,我,我们所谈论的同类;在向我们的究极概念试探时,我们自身也不过是另一些试探的种子。抛开此间生发的种种理解悖逆不谈,作为学科拟人的你我调动的只是作者记忆里浮光掠影的情绪,所有历史细节不过被铺垫为对煽情的反映;根源上,将我们赋予人格、作为统一的实体来考察建构的认识论本来就值得质疑,至少我,哲学本人的器皿,一个人形概念实体,绝对不会把这种手段作为我的三段论的前提——你看,那纸外之神、屏幕对面的俄罗斯套娃宇宙的外神总得允许我提点抗辩,否则祂也不会写下我前面的这句自白。况且你难道从不怀疑,现在对话已经在即将发布的lofter界面上进行到一千七百一十八字,而你还没有一次磕绊,一次迟疑,反而能以雅致的文学词语流利地同我针锋相对,好像辩过真理不易,辩过一个被大学生写出来的哲学拟人体倒很轻易?你的人设上可不是这么写的。

-你究竟……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因为我是钦定的meta角色,而你不是,μάθημα。下次再会。



人设来自 @盐乌冬 ,非CP向。

你数:够了!……别再学苏格拉底了!即使真有箱套宇宙,我也认为你才是这个宇宙里最大的认知妨害实体——咦,等一下,我从哪里学到这个词的(???

评论 ( 15 )
热度 ( 6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