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元科学叙事的反动、结构和再结构的科学。

——学科拟人同人堆放处,给做科拟设定的朋友写的同人。朋友Lofter ID“盐乌冬”(部分人设堆积地),新浪微博ID“_Schwarzmaut_”(主要设定及作品存放处)
头像作者如上,角色是他家Italiano(意大利语)小姐姐,或者至少是她有钱的时候。

为某种拟象之拟象而捏造的沙雕哲数对话

-你在看什么?

-水,以及无穷。

-你从哪里看到的无穷?

-上升与下降的路乃是同一条。如果你能从数组里见到无穷,我从生灭的支流里寻见的也必定是同一事物,因为那将其理念分给影子世界的太阳是同一的。

-是什么给你力量做如此傲慢的立法?“上升与下降的路乃是同一条”——你已推翻自己多次;起先,你说名字只在其自身内部生效,美即是美,数即是数,规则即是规则,而所有名字都分有那最大的名字,一切美物乃是分有那日耀的美自身的结果。尔后你告诉我,没有数本身,唯有繁多杂乱、不一而足的数种,随即你断言我所寻见的乃是虚妄,心灵是无实体的空穴,我留给我那不朽的名字的唯有对单个和繁多的粗略拟象,绝不存在拟象间因果的...

若非主动寻求,图像科学说,圣体盒不会为你开启。我的刀刃起先着力于剥开神的形象,尔后便了无穷尽地探入自身。在我仍是祭祀秘仪附产物的年代,身体坠入我的意志那肉性(corporal)的深层,徐徐展开,犹如图书馆晶格中羔羊的密码,我熟知其矢、其冠、其透明的骨碗与血塔,其几何与火焰;我的探针咬入筋膜的血口,至于左膈神经与动脉的迷走三角,我想唯有在自身血肉上无限增殖繁衍的牙床方能喻其鲜妍。肉体自伤口分娩死亡,而我为之接生;当我切割、分裂、剥离蛰伏于延髓锥体分支的永生的金黄变节,镊取脉搏为人人准备的那缓慢无章的死亡,从颅内积液中为脑室——满月的白垩口袋——开矿,我便知道肉身的天鹅绒监狱拥有无穷这一远比邪恶更...

我曾想愚人的父乃是玛蒙,庸人的父是对某一人造父的模拟,行走者本身不能成道,唯有引导他的人与他一体,才有了道路,旧约如是说。基督徒须知,教皇若知道那些宣讲赎罪票者的榨取,他宁愿让圣彼得堂化为灰烬,而不愿用他羊群的皮,肉,和骨去从事建筑,新约如是说。雕塑、容器、鸣钟和圣人的石雕从安特卫普被运往纳尔瓦和莫斯科的当头,旧约在修道院的黑廊下头痛于遥远香龛的蜂鸣,新约从瓦特堡骑马赶来,于黑膛中同不再蒙福的施救者相见,敛手而立。黑袍者嗅到新约身上针刺麦芒的香气。

萨克森选帝侯早已被捕,她黯然道,你须是喝了多少酒,方能写出以当醉鬼闻名的挪亚的壮丽祷词;你不得、你不得怀揣游戏去登那愚人的船,塔西佗记下你和你失...

来来来各位看过来~大噶欢迎来点图!!

盐乌冬:

150fo了!!!比我想的要快一些,非常感谢诸君一直以来的支持和喜爱,为了感谢,欢迎在这条评论区点图(๑ºั╰╯ºั๑)♡


学科拟人only,自己的原创或其他作者的同人都可以,如果想看我的科拟,我非常荣幸(๑•̀ω•́๑)


由于本人近期有一些事情要忙,可能点图会拖延,还请谅解


方便起见,最好有图片或较为清晰的文字描述,谢谢茄子

【授权翻译】政治丨PolitiKa【学科拟人】

翻译自英文,原作是 @历史课代表 太太写的,原博客戳这里,翻译授权在原链接评论区。一个月前承诺了要翻译的我居然拖到现在……

为方便阅读,下文中译后会贴出原文。

因为我这个博本来是放给藻荷田太太的同人的,所以这篇本来想私信给历史课代表太太,但藻荷田太太说可以放无关他家设定,所以就死皮赖脸放了(你)但还是很不好意思,这篇就不打tag了。

赞美英文原作太太!我既不信也不达也不雅,毫无水平,还原不出原作那种哀叹式的凝练的风格……大家请尽量去读原文!

除了我的翻译版以外,翻译经验比我多很多的 @Mephisto_K 太太也译了一个很妙的版本,比我这个信达雅...

英吉利之语者,妪也。眉发尽金,身倭而偻,鄙不足赏。舌克斯毕四百五十寿辰,英喜,强宴宾客于敦伦城,肴即尽,取marmite酱,觞诸宾。宾皆不敢,尽却之。唯德意志之语许,和麦酒而啖之,三百听毕,大醉。英慰甚,请舞而悦众宾。众思盖此妪世之通用语耳,谢之恐死,苦不敢言。英遂舞。丝竹不绝,后摇音生,英披发旖旎,自思艳绝。舞毕,遽顾问于客。客皆骇然称善。唯德语醉曰:“笑煞人,老妪何惺惺然作处子态!”英大怒,命鞭于庭。德嗔目视之鞭者,跨专业学生尔,盖慕英之简易而畔,乃目眦尽裂,诘鞭者以框型结构、第二动词分式种种,鞭者愕,不敢言。英遂默,然心怀恨。是夜,持鞭谒德,责而欲亲挞之。德夺鞭而作,反鞭英于寝,浪声不绝...

【深夜胡扯,不负责任】罗曼诸语文识录

随便写点关键词,主要玩的是文学梗;日耳曼组想起来就补。

Disclaimer:以下内容全部胡诌,偏颇主观印象为主,文学史史实性错误为辅,仅供娱乐设定,不供考据研究。作者读书量受精卵水平,同人写作草履虫水平,对各国文化了解阿米巴原虫水平,一切以 @盐乌冬 藻荷田太太的官方设定为准。


法:罗曼鸢尾。守序,爱之透彻,高卢的天鹅爱她的人民,但责任在身,她所亲吻的手上遍布的星斗、十字、绝壁,都曾是她的命运。她是诗人,百合。她的矛盾:启蒙-荒诞,浪漫-自然。她是最动荡最犹疑最moderate的一个。法语的文辞讥诮切近,她待人平易,却自然地疏远;她把狂热火烧深埋。人世的钟,重现的...

【学科拟人】关于英数、界限、自由,以及成篇以分析为名的累赘

Disclaimer:以下全部言论仅代表 @盐乌冬 藻荷田太太科拟世界观下的理解,不还原现实世界中的学科关系,也和别家设定无关。

夹带很多个人私货,可能不能完全还原原作想法;设定属于藻荷田太太,OOC属于我。

因为今天晚上藻荷田太太正好提到了所以随手写一下吧,以后再补。

英数CP在科拟圈里算是相当冷门的了,不过我和藻荷田太太聊这俩的时候倒是一直深化得很开心,我们风格的很不本格的英数每次都能挖出新东西来真是非常有意思。不过这篇与其说是CP分析不如说是人物关系本身的分析,关于恋爱的酸臭味实在没什么可说的,吃糖就是啦(x

虽然在边缘剧情当中我们这边的看上去很像搞笑角色的你...

人设及图片来源 @盐乌冬 。


我在米兰的广场上遇见一位摆摊卖货的小姐。我到时,她正和人一股脑还价,词全浮到空中;在我听来那就是“银币-券-赊-久留……卷帘”的连缀,但显然理在她这边。俗语说如果一个姑娘的面孔是牛奶白色,也就不能是血一样红,如果一个姑娘的面孔是鲜血一样红,那就不可能是牛奶一样白(1)。我的这位小姐兼有两种色调,光彩熠熠,但那多半来自于她长发的色彩。当我说“词浮在空中”或者“不可兼得”时,我事实上是在说你咬开所有词的胡桃夹子,最后发现你想要的那个藏在金橄榄里,但你的形容几乎也没有落地。塔雷吉欧奶酪的香味使我在呼吸中深吸她凝冻于空气内的颧骨和鼻梁...

【投稿】梦屋地图:水陆与时间十章

虽然是很早之前的文啦,但还是转出来凑个更新(喂

这篇真的要改……

学科拟人史地同好会:

两三年前的学科拟人,给 @盐乌冬 藻荷田太太写的史地同人,微小说向。

与其说是史地毋宁说是史+地中心,包括单角色向。有一篇有地天地友情向(非CP)。

因为是很早以前的文了,现在看来这篇短白烂很不能体现感觉,在想到底怎么改,这次发出的删了一点我自己都看不下去的,考虑重写或者增补……

不过把已有的先发上来混个更新吧(你

最后一篇题为“假期”的有突发神棍内容,注意。


人物索引:

H-History

G-Geography

A-Astronomy...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