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元科学叙事的反动、结构和再结构的科学。

——学科拟人同人堆放处,原ID“清唱剧与狂喜诗”,给做科拟设定的朋友写的同人。朋友Lofter ID“盐乌冬”(部分人设堆积地),新浪微博ID“_Schwarzmaut_”(主要设定及作品存放处)
头像作者如上,角色是他家Italiano(意大利语)小姐姐,或者至少是她有钱的时候。

【学科拟人】爱,或细胞凋亡对欲求的窒灭解离

段子。给写科拟的朋友的同人。无文笔无剧情。

Cytology(细胞学)×Embryology(胚胎学),BG。朋友堆人设撸否号“盐乌冬”【http://udoshiyo.lofter.com/】,新浪微博“_Schwarzmaut_”。

他家设定真的超棒的,打滚安利呜呜呜呜呜



她的眼睛在镜子里模仿布满焰火的天空。那一带以次充好的、褪色的天空,被工业红雾洗过,与她鳄鱼莲般的清透相比犹如啼笑皆非的破败帷幕。她有两副面孔,一副溺死在镜中,涅槃后诞出另一副留给他。当他透过镜子看她卸妆,他看见一个装扮华美的玩偶沉入云底;剥离画得艳丽招摇的卵壳,她从羊水中浮起,光洁双臂朝他遥遥探去。月亮如精母细胞般盈亏。世界繁衍。他平静想即便这是一再反复的幻境,他也乐于重复梦见某些大理石或某些玫瑰的洁白。

生殖与死亡是世界上最浪漫的事,她说。彼时她懒散倚靠在梳妆台上,以指代栉梳过她自己的金发。一个生命从类群中衍出,一个人,一种自我,没有边际,一整代的星座老去,但在搏动的热炽星云中,在这依赖两具茫茫然游鱼般躯体谨慎缠绵以执行的古旧契约里,总有崭新的、颤抖的元音溜出濒死天鹅的咽喉。她的法则——分裂、着床、萌发、生长,爱欲长存不灭,她的眼睛是茜红遥远的灯塔,为初来乍到的六千万个失措者①引路。她将流产的女人喻做展品失窃的博物馆,全身心奉出珠白墙壁却迷失至美,失措赤裸荫蔽了血涛逸动的安宁,却在他冷静问及她对自己非人躯壳的怅然时轻声笑起来。问女人这些事是不礼貌的,Cyto。她说。

他熟悉她。他可以开她香水的玩笑,不动声色宣布那气味叫他想起细胞分裂素,无论她坚决声称那是馥奇、水生、素心兰或愈伤草;她涂脂抹粉对镜描眉,邀他评判妆容优劣,回答是人类脸容归根结蒂仅由无数以蛋白质种类分野的狭小单位构成,纵使丰容盛鬋天资绝代也与簇生水螅相差无几。她回敬最优秀的小提琴家没长出前肢芽时照样状似蝾螈②,紧接着自顾自地笑起来;但第二天她便将那加塞的长颈玻璃瓶从桌上撤去了。

Embryology。他吐息间令她的名字流淌在他唇齿相依的峡湾里,其颤音犹如萨拉萨蒂的拨弦。美而锋利,以刃为蕊之花,冶艳蛛网点缀他自镜中映射的凡庸现实,令黑暗从上百个梦境里构造而起;她是战栗之唇,是记不住溺毙者的柔波,是渗遍他皮肤的茜红热雨,在他们于实验室的瓷白地砖上相拥时引领他吻她莠草蔓生的纤眉。自酒精喷灯衍生出的蓝空为他们弯成拱顶。她渴望什么?她那千回百转的指尖,单凭触碰便能看透它们所掠及之物,传达什么为她那直率情话做注的隐秘语言?暴风雨流进空城,她扬眉微笑止住他不合时宜的幽默,那时他正以双手丈量她生花的深渊。

你有种在表皮层下滑行的性感;迂回,理智,从容疏冷,眼睛沉静,配不上你那热忱的砂金色,她说。——喜欢我的新口红吗?他见着那颜色取自火焰海棠,亦粉亦白犹如以呼吸点燃深睡玫瑰的春雪。喜欢,他说,但我知道一种更好的。她依循他指示闭起眼睛,于是他的吻落在她唇上。



注释:

①正常男性约产生六千万个精子。

②生物进化的胚胎学证据。

评论 ( 12 )
热度 ( 3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