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元科学叙事的反动、结构和再结构的科学。

——学科拟人同人堆放处,原ID“清唱剧与狂喜诗”,给做科拟设定的朋友写的同人。朋友Lofter ID“盐乌冬”(部分人设堆积地),新浪微博ID“_Schwarzmaut_”(主要设定及作品存放处)
头像作者如上,角色是他家Italiano(意大利语)小姐姐,或者至少是她有钱的时候。

【学科拟人】灵们自己丨τα ίδια τα πνεύματα

给 @盐乌冬 太太的同人。/非CP向,段子,所以无逻辑无文笔无剧情2333

一些大流梗比如康德什么的就不加注了,注释里主要是相对冷门梗。

标题的(现代)希腊语当然是谷歌翻译的!

我在xjb写什么玩意(绝望)







世上本是没有镜子的。




无爱的人,在不见自己的黑暗中,朝洞穴上游走,朝日喻(1)的下游走。无爱的人初生时因没有镜子而不需要眼睛。他在至暗中获得了世界的性别,旅途的最初意涵,几在同时也切实地明合了本真的界限。然而无爱的历史伊始的须臾,自我和他物的分割亦不明晰。

爱神从无爱的人中来,到有血气的人中去。

爱神是无爱的树的结实。无爱的人原没想到自身能孕诞出爱神。或者,尔后他在近于疯癫的意志里幻梦着,上帝也不曾死,物的自身也不曾先验,理智亦是阐释学(2)的虚境,爱神未曾登上他的绞架。嗣后的心身谵妄无迹可寻。无爱的人等待着,无自觉于爱神杀死他的瞬间。

爱神以对心灵实体的确信为食,待无爱的人凭借反思所造的城邦最终覆灭的那天,她才摒弃她的地粮,扼死她从不分明的虚实,去找造机械心脏的缄默者做旅伴,后者将她贬入副现象论(3)的阴影,而她欣快地弃绝意识(4),在他对感觉帝国的独裁里亦步亦趋。无爱的人知道爱神预设他心如镜台,了无微尘。自城邦的日头以来,她在无爱的人躁动的摇坠的梦里等待着降生。甫一出生,她便砸碎那确凿的实体,连无爱的人自己也把碎块摒弃的真理。无爱的人等待着爱神解构他,但只待到爱神把爱写进神经。

你,心灵,爱神说,是前定和谐的偶因(5),灵肉二相于意识洪流里的悖行。爱神宣定无爱的人的真理是不确切的,贝克莱死于多色脑区的威胁,休谟亡于神经的光纤。爱神信梦,是在脑电图的意味上信,她从脱离他诞生起,便再没在梦里见过镜子。无爱的人梦见都灵之马(6),而爱神屠杀了都灵,扼死无爱的做梦的日神。

无爱的人被爱神放逐到荒野。




无爱的人在荒野里活过查拉图斯特拉的三十年。他四处寻找镜子。他寻觅未果,遍地迷路似地打转,把自己禁闭如困兽,高声背诵斐多和会饮。到三十三岁该上各各他的年纪,他确信了荒原是他的心灵的隐喻。

无爱的人在荒野里尚在唱爱神的名字。爱神的信徒何时唱对过她的名字?他的奴斯(Nous),他的赛琪(Psyche),他的诺斯替(Gnostikos)。爱神放飞五千只黄蝴蝶(7),以代替怪枭的黄昏起飞。隔着荒原的月亮,无爱的人遥遥看见爱神用神经织出自我的集群。

爱神使用贝叶斯方法纺织她的本我。无爱的人只使用寻常的词。无爱的人,把自己封进宇宙,试图用最普遍的语言来言说自身。那一位掌控着万神钥匙的,那一位用方程洞透了星象的,那一位追求壮丽的确定性,却迷失于眩惑迷宫中的(8),千年来试图证得谋杀无爱的人的第一公理,并不在无爱的人欲念中。

爱神在实验室里栽培临床的婴儿。第一天,她发现镜子碎了。她想到民间关于镜子的迷信,确诊这是病理性的集合无意识。第二天她粘好的镜子被摔碎第二次。不知光不知暗的婴儿发出前语言(pre-linguistic)的号哭。爱神手足无措,她的马尔科夫链解释对镜子了无裨益。

第三天爱神开始使用临床的狗。她把镜子摆到婴儿跟前,发现心灵并不是一张白纸。在无爱的人的十二范畴上,爱神添补上“恶”,删去“逻各斯”。但她仍然不知道意识的真实。持续四十四天实验,爱神屋里的镜子一面一面打碎,她发现着陆的不易。因为思想不能够活过它的霎那的事实,精神犹如其他只是幻梦,她把知识编译为程序之后,便背叛自己,憎恶知识本身。

第一百四十四天,爱神的镜子的破碎几近成为习得律(9)。

爱神开始寻找无爱的人。




无爱的人想找到一片绿洲。他开始念:昨天我和格劳孔向下走到比雷埃夫斯港……(10)荒原的风悠久且隽永。无爱的人久经放逐,已不是一朝遭逢孤独,何况孤独向来是他的甘泉,而他后来连死也不熟悉,现下没有《爱弥儿》打搅他的踱步,望着光亮中心看时,他和寂静赤身相识。他是一个从未明白过的哲人。他的希腊故交无一不是自称毕生谋求一个确定解的智者,但无爱的人不求解谜,甚而贬抑解谜的傲慢,也从不以楚门的无辜自居。自线喻到日喻到澡雪精神,他从不内蕴地爱己或爱人。

他不肯喝那用没药调和的酒,要分明地悲悯世道何以走不出他的夜国,火堆前囚徒的鬼影憧憧,而无爱的人不自认神子,不自觉救赎,连爱神高声宣讲的自救也未曾达成,于是分明的悲悯成为喜剧。哲人是供人耻笑的,无爱的人供人耻笑,堂吉诃德在荒野里渴慕地等待着星象的坠落,又屏息于荒野的精神的驾临。长久以来,人们对他的归宿,他的隐逸,永恒地无休地众说纷纭。

无爱的人怀揣他的重负向前走,突兀地找到一片水源。

他原本迫切地想要解渴,但他发觉天是没有边际的镜像,水是沉思的深喻,而比之干渴,他对看不见自己的恐惧更熟更深。

他将水当做镜子。

天象在他从水中见到自己双眼时毫厘无差地崩落。宇宙一瞬变成失真的星系。无爱的人恍惚地意识到天空的深遥,从一切中看见无所有,也不寻找,也不追随,只当那是自己的眼,捧起水饮下去。

多么悲哀,爱神说,您只用寻常的词,可您的沉默依旧不可通航,您从渡口到渡口的真理税依然深重。您于苦难了无裨益。

爱神蹒跚而来,在荒原的天际线上遥遥走向他。




后来是无爱的人率先感到沉默的不当,破冰的方式却毫无礼貌可言:赛琪,连你也……?(Et tu, Psyche?)

爱神笑了。您这凯撒的格言该对政治学去说,这造福者早年蒙受您的教诲,坚信至善是可辩得的,此后照样去谄媚佛罗伦萨僭主。人皆受巴纳姆效应蒙蔽,我不该苛责,可他当真险些用写满“批判的武器不能代替武器的批判”的标语勒死您。

火炉里的顿悟是欺人的梦境(11)。怀疑一旦开始便没有止息,我有现象学(12)把我从这自认寻见上帝之城的泥潭里拯救出来,而你还在普遍怀疑中挣命。

爱神说,我能释梦。即便是欺人的梦。梅菲斯特的油灯。

释梦,无爱的人说,你那备受怀疑的孪生姐妹精神分析更在行。

可怜的小维也纳巫医。爱神说,她唯一的优点是从不居功,除此之外,她真心确信割断导线是阉割的隐喻。她真心虔诚于在一切现象里寻见元结构,而她也不得不挂靠我深信的那一位来免于责备。她曾说过我的原初场景属于您,这是我毕生荆棘之源,我伊甸的深潭。她会指责您是个坐享菲勒斯(13)的既得利益者,而我自名厄勒克特拉,亦从不敢弑父。

他们同时吞下词。词被假话烧得滚烫。爱神洞透谎言,无心辩解,好歹她再羞于启齿,也不得不虔信维也纳巫医的铁律:口误全是真心流露,笑话皆为严肃确实(14)。真要扒出童年期,她同精神分析一道大书特书过φ与ψ系统(15),相信过神经灌注,时至今日,她还在用那个形同圣杯的希腊字做签名(16),没资格指摘别人。

和解吧,爱神说。您难道没有看到我借斯金纳的手送礼给您的蒯因(17)?对您那畸胎的残败的天问,我已有千种解释。您选择行为主义?结构主义?功能主义,决定论,无决定论,非决定论,系统脱敏……

看哪,你依旧守着我的纲领,无爱的人说。你对矛盾如一以贯地领受,不排斥,不试图贯通,心之质料心之定律仍是你的永恒。

您对此感到安慰?爱神说,那么和解吧。

走出洞穴的人,无爱的人说,还回得去吗?




爱神跨过无爱的人,正襟危立,挺胸昂首,俨然赛琪本真:她把赭石制的梦洒进世人的眼睛。我正寻得,我已寻得,我已区隔,我将区隔,好似她把养育同歼除并合,仍旧相信灵魂寓居于知识。但她的路已走得遥远,寓所也更迭又更迭,她在层层叠叠的阁楼之巅爬到心之居室,再不渴望向比雷埃夫斯港的下降。

无爱的人一手为她建起的神殿只是失效的荫庇。




很不幸,无爱的人说。现在你是体面的,而我永远是荒唐可笑的。你不该来释一个荒唐人的梦。走开,远远地离开,奴斯,赛琪,思考你自己,解释你自己,救你自己,待你在渊薮里寻得了专属你的路径,取回你的连贯一致性(18),再回到我这里来,犹如上行的人复归洞穴。我那未曾受领的恩典将唯独册封给你。跨过你所看见的日头的界限,心灵比你见到的最末的星座还要广远,还要无垠,这广延没有幅员,又有别的太阳旋转,在这些心灵后面还有别的心灵,太阳后还有太阳,没有休止……

爱神的唇瓣同脑电图似地发抖。目的震颤(19),她想,马太效应的死敌,而他们无法互相靠近。无爱的人在黑暗里寻找她……无爱的人养育她……无爱的人从她那里自我放逐。无爱的人辗转于无限数量的存在,忽而神,忽而人,忽而兽,爱神怀揣心灵这唯一确凿的本真根基,跌跌撞撞追寻他的脚步,她贵为公理体系之一员而得封神的可能,但她的心映不出这不可解者,自我批驳者,自我矛盾者,他元神之以太,四肢之世界,灵魂之本质,她虽消解,也不能读透,不能贯通。

他既非万全,也非唯一,他不是澄明简练的逻各斯之匙,他是残破的有死的人对不朽的永恒试探,但残破才是已死、方生、将生和未生。然而,爱神怀着深重的悲哀想起;她是爱神。向无爱的人告别以前,她还能扳回一盘。

这是我赠给您的临别礼。她说。

无爱的人在爱神走后,看见包装里有面镜子。他看进镜面,爱神的镜中暗无所睹,而天光也不曾昏眩。




于是无爱的人明白了。无爱不是真无爱,爱神亦不是真爱神。他至少爱智慧(philo-sophia),而她教意识沦落,奴斯濒死,唯任由记忆,洗脱了的感情,悖逆了的知觉,不可通约的精神,消匿意识的贯通的界限。灵魂于她的天平上是罪与无罪信与不信的等重(20)。她仍在寻而又寻,绝无真理的羽毛可同她所称量之物较重,犹如她敢于弃绝他一样,她也敢于弃绝自身,而一切皆源于洞入心灵的可怖渊薮的尝试,这晦涩棘手命题的本真,恒常如爱如美,如物质的遁匿,永生的面纱。根源上,他们共享所有命题,亦无众神的失落可言。

数不尽的昨日,如今宁静而唯一,道路尚能看得清晰。他不过是又一度选择背向一个昔日信徒的方向跋涉。他迎风走向下一处水源,以期于斯寻找新的镜像。

爱神隔着地平线远远地望他。





世上本是没有镜子的。



FIN.






(1)柏拉图的“洞穴隐喻”事实上完整包括三部分:日喻(永恒存在的本原)、线喻(各自包括两个世界的可见世界和可知世界)、洞喻(即人们最熟知的比喻)。其中日喻和线喻重“向上”的探索,而洞喻最重要的是从太阳下的世界回到阴暗洞穴中的过程,即“下行”的过程。

(2)一种分析哲学思潮,简单而言指对于文本之意义的理解和解释的理论或哲学。它以强调个体的特殊性、文本语义的背景含义及历史主义等来消解过度强调普遍性的理性主义。

(3)早期心理学发展中的一种思潮,源于近代哲学心理学,但在生理学方法论引入心理学之后一度颇受推崇,认为心理活动产生于脑活动,但是和行为无关,只是脑的神经生理过程的一种消极的副产品或附带现象。与后期的行为主义有接续性。

(4)早期行为主义认为心理学不应该研究意识,只应该研究行为,把行为与意识完全对立起来。

(5)心理学中的前定和谐指身心活动平行相关,偶因则指二者被一个外部的他因调节在一起。

(6)即著名的被尼采认亲的那匹挨打的马,有同名电影。

(7)黄蝴蝶(或确切一些,金凤蝶)是弗洛伊德案例研究中的一个著名意象,而蝴蝶本身是希腊神话中代表灵魂/心灵的神女普绪克/赛琪(Psyche)的象征。

(8)在试图用逻辑学一统数学的尝试被哥德尔证伪后,罗素曾感叹:“我一直希望在数学中找寻的壮丽的确定性失落在了令人困惑的迷宫里。”

(9)一种实证主义的学习规律试验,由行为主义心理学家斯金纳提出,即在学习的过程当中,一种动作由于强化的刺激而继续发生时,人就会产生对因为这种动作连续实施而产生的习惯。

(10)《理想国》极为著名的开篇首句。关键词:“向下”(参见注1)。

(11)指笛卡尔《谈谈方法》中所写的“我独自置身于一个设有火炉的房间里”,并发展他著名的三个梦境及普遍怀疑的思想。

(12)20世纪在西方流行的一种哲学思潮,简单而言是悖逆以笛卡尔为鼻祖的启蒙哲学的、讲求“前反思”的流派。

(13)精神分析学派中的男根/阳性崇拜/父权符号。

(14)见弗洛伊德《论笑话》。口误和玩笑都是无意识结构的流露。

(15)指弗洛伊德《科学心理学大纲》中建立的试图利用科学的手法解释心灵运作机制的理论,以冯特所开创的实验心理学观点看来相当荒谬,但可以算作早期心理学科学化的尝试。

(16)希腊字母ψ(音psy)是心理学的象征符号。

(17)现代著名分析哲学家蒯因公开承认自己的著作《语词与对象》的灵感来源是斯金纳的行为主义心理学。

(18)“当把心理学看成是一门致力于人类经验研究的连贯一致的科学,或任何一种严肃的学科时,我们就误解了心理学。在我看来,心理学不是一门单一学科,而是由各种性质不同的研究构成的集合体,它们当中有些可称为科学,但多数是不能称为科学的。”(Koch, 1993, p.902)——《心理学史导论》,赫根汉。

(19)指越渴望成功、越针对专一目的努力则越容易失败的心理效应。

(20)“心理学所做的是这样一种工作:它通过将灵魂全部展示在同一个平面上来描述它们的状态,没有任何价值的歧视,就好像灵魂外在于善恶,有如向善的努力在任何时候都可以从任何人的思想中消失。”——西蒙娜·韦依


评论 ( 10 )
热度 ( 4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