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元科学叙事的反动、结构和再结构的科学。

——学科拟人同人堆放处,原ID“清唱剧与狂喜诗”,给做科拟设定的朋友写的同人。朋友Lofter ID“盐乌冬”(部分人设堆积地),新浪微博ID“_Schwarzmaut_”(主要设定及作品存放处)
头像作者如上,角色是他家Italiano(意大利语)小姐姐,或者至少是她有钱的时候。

【杂谈】之前提过的史地小论文

求求大家康康!我真的喜欢他们,希望能推广史地【哭泣

盐乌冬:

没想到我真的写出来了………………

 

全篇都是史地内容,不能接受史地的……反正我已经提醒过了啊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写反正我随便写点什么吧,全是非常私人化的东西,虽然是科拟题材下的倒是没什么科拟的味道,当成原创人物看也没有不兼容的地方,大概

 

 

作者最喜欢的垃圾话环节:

  

 

早就想写的东西,一直拖延着而且感觉太私人化了,一般越是私人的东西在旁人眼中越是不堪所以觉得羞于启齿。至于为什么现在还是写了,姑且当是厨力放出的证明,我已经不想画男人了就写点什么罢

 

全是私货,说是科拟,其实和两个原创人物差不多,打着科拟的旗号的无聊狗血创作而已,什么科拟的要素,学科上的联系,专业的梗,没有的,不存在的,我出品的还能有这种一本正经的要素吗hhh

 

作者的中心思想,划个重点:纯属扯淡,与学科本身无关,一笑而过就是坠吼滴

 

 

 

Okay,垃圾话时间结束,我不知道我说这些话是向谁表演,可能谁都没有,我只是向虚空表演,接下来我暂且按照向虚空表演的方法,即手冲表演法,写这个小论文。突然开始自说自话一大堆我自己看了也很尴尬啊,因此我先自问自答一下:

 

-史地是指什么?

 

虽然想说是学科拟人设定下的历史学/地理学的CP,但鉴于这种老角色人设都很歪比新角色的学科要素还少,说出来简直是个笑话。下文中历史学将用H指代,地理学用G指代,以减少我因为挂羊卖狗带来的良心谴责。

 

-是什么时候开始写这个CP的?

 

这个……2012年12月罢(心虚)

 

-最初是因为什么而开始写的呢?

 

也、也没什么……就是突然福至心灵的吧,嗯,福至心灵了!我当时觉得这两个逼放在一起搞搞CP好像也不错嘛,(既然没有观众我什么都说了)之前我其实是做另一个G相关CP的但本质上那个CP是把我喜欢的两个角色拉郎配的结果,并且我本人属于不分场合唱反调的无聊杠精,经常觉得搞那个CP膈应来膈应去的,一旦想到了史地的存在可能性就像是逃难一样光速站死史地,反正动机确实不纯。既然6年前的我和现在的我已经不是同一个我,那时候我具体在想什么2019年的我已经基本不清楚了……

 

-对这个CP的感想是?

 

和手冲差不多性质的东西,大概。所以对我来说谈史地就像是在别人面前手冲,虽然我觉得我还是经常有些变态想法,但至少我在被人看手冲的时候也会感到尴尬、羞耻等,不过假如是写出来的史地假酒文学或者画出来的史地图片,由于不涉及我的感想就像是捐出来的精一样,拿给别人就没有什么别扭的难以启齿的感觉了。

 

-到现在产出如何呢?

 

已经很久没有产出了,不过本来也不多,高中的时候稍微多一些。我真是怠惰啊~

 

-既然都知道没产出了为什么不产呢,你在这里扯一万句都是虚空CP,哪怕写一篇也好

 

我……我在努力啊……(心虚)

 

-…………那么,请介绍一下两位当事人吧

 

既、既然没有打tag应该是关注了这个号的人才会看到,这样的话大概也知道我置顶文章里有角色介绍的链接或者有个全是人设的合集吧…………(心虚)

 

-别浪费时间啊!

 

说得好像真有人点进来看这篇小论文一样………………简单介绍一下,两个男人,G是个偶尔会很阴沉的老油子,H是一直很阴沉的糟老头。这样可以了吧……………………

 

-这两个角色相处过程中打动你的地方是?

 

是狗血(即答)

 

-…………………………

 

 

 

不想继续表演成分浓重的自问自答了,接下来的内容是假如让我自己看仿佛脸探草丛突然从草里跳出五条大汉般糟糕体验的部分,狗血到我自己都觉得尴尬,写这些话的时候我也不知道接下来还会写出什么不堪入目的东西,谢谢茄子,我不行了。

 

不知从什么地方开始比较好,从顺畅度来说我先说作者的心路历程好了。由于年代比较久远了我记得也不很清楚,反正一开始就是上文所说,福至心灵觉得这个CP可以有,一开始可能是考虑到还有个愤青在勇哥身边,定位就是旧情人,知根知底,互相理解但已经不走在同一条路上。试着画了一下这两人的合照后感到更合适了。之后和カミサマ聊天的时候聊到这个,在カミサマ的支持下越来越觉得这个CP太赞了,尤其是以语C(老咸鱼也曾年轻过)的方式开了几辆海滩清洁车后,我就被史地深深的毒倒了,这个CP真是劲啊。从这个时期H的形象就从冷淡的正派知识分子转向了不讲人话酸臭得让人烦躁的乐色文人,当年的名梗是只要H开干了必定会谈到什么月亮啊蝴蝶啊做梦啊之类的内容,在2012年就已经证明了不仅人类的本质是复读机,学科的本质也可以是复读机。

 

最初的史地只是单纯的旧情人,以前好过,后来分手了,但本身关系并不差,后来是怎么一步步的走向狗血我自己现在看过来都感到不可思议………………大概是作者的恶趣味所致,从旧情人展开不恰当的联想,H已经基本成型的酸臭文人形象正好为渣男设定提供了一个良好的基础,毕竟把一个酸臭文人发展成渣男比正直好男人发展成渣男要好接受多了。在与カミサマ聊天中逐渐又加上了这两人都想在对方身上得到实际上并不存在的东西等等的设定,越来越变味了。

 

总之到了2013年上半年的时候就已经是狗血剧情拼起来的东西,H也每天都比前一天更加人渣,基本定下了“无良渣男骗情骗色最后一无所有”的主旨,但后来H又被勉强洗白了一点,变成了一个苦情的渣男。因为之前不管怎么和人虚情假意对方也是本着玩玩恋爱游戏的心态等于要渣一起渣,H又生性凉薄很难有在意的人或者事物,遇到当时比现在单纯太多的G之后也惯性轻浮,结果玩脱了,G当时五迷三道也没细想,等暂时异地(姑且这么叫8)经历很多事情失去天真后回顾过去发现自己被渣男坑了,H那边倒是终于良心发现,然而再见面的时候G已经心灰意冷,还没说出口的感情就再也没机会开口,即便在G身边也是一块望夫石……至于这个洗白效果到底怎样我不想多评价,至少在我自己看来越描越黑了,更加坐实了这个逼全是自作孽。在苦情的戏路里,H很清楚自己心中满是悔恨也好,为G做些什么事情也好本质上都是自我满足,但是有时候有人确实需要这种自怜自伤维持一下。

 

特别说明一下史地虽说是CP向,这种关系绝非是什么爱过的关系,于H而言比起爱,他对G更多的是愧疚,H的一生之友(在此略去名字)曾经指出他被这个过去所套牢,之后做什么都是在把这个圈越拉越紧,H并不否认友人的评价。H从没有说过任何关于爱的话语,他既知事已至此没有挽回的余地,就不会说了。至于G那边,即便在还不是老油子的年轻G被H弄得最五迷三道的时候,他对H也算不上恋爱的感情,既是仰慕的人也是当做朋友在相处,不过假如H不要作死玩弄G的感情,好好经营一下真能成也说不定。虽然非要谈伤害H的渣男行为对G的伤害,也谈不上有多少,真正能让G心如死灰的远不是这种感情上的事情,但毫无疑问作为一个还算有那么点尊严的人,G不会对自己被真心仰慕的人当成玩物这件事做出“当然是选择原谅他”的决定。不过其实原不原谅已经无所谓了,G对H已经失望了。非要说有什么严重的后果,大概就是G的攻略难度从普通变成了不可攻略角色,除非要攻略他的人是个容貌美丽、身材高挑、巨乳、黑长直、气质娴静、擅长家务事做饭很美味的人妻型大姐姐。作为钦定的对H极为了解的人,G很明白H想对他说什么,但他觉得没必要。让G本人都感到不太清楚缘由的是,单方面的友情破灭后没有相忘于江湖,H只要不提出过分的要求(按G的说法,别提什么谈恋爱这样强人所难的事情)G一般都不会拒绝,H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能帮就帮,想在自己身上发泄生理需求也可以,想跟在他身边如果不碍事就默许,这么做或许是有一点补偿的意味,或许没有。

 

写到这里我觉得已经足够狗血了,但我还要继续为这狗血火锅里再添几分狗血。上文中也提到了自从有史地这个CP出现,设定里H和G救是知根知底,非常了解对方,然而没有读心术,谁都不能打包票说真的就完全知道别人在想什么,这两人也是如此。H不知道G并不像他(和其他人)认为的那样完全是漂泊无依,无牵无挂,如果说G的幼驯染对他来说是家人,H就相当于家这个概念本身,他对H有那么一点点类似于依恋的感情在(不是恋心,是对一个可以休息的、安心下来的落脚处的感觉),但这一点点的依恋并不能改变什么,G本人也不想给H无谓的期待,因此G从没有说过。

 

总之这两个逼之间的情感纠葛不仅没有结束,反而越发纠结了,并且到现在都还在纠结中……………………

 

大航海时代G当了个小破船的船长,一通胡乱操作下完全意义不明的留下了一些大船长海上传说,后来G的一个妹妹听说了这些故事还对他充满向往,结果见到G本人后幻灭了,当然这是后话,也与本文没什么关联。H跟着G上了船做文职工作,当他的书记官,或者像是船员私底下玩笑里说的那样,是船长包养的小白脸。

 

再往后又过了若干年G结识了地空组的一群人,尽管变得愤世嫉俗又喜欢无脑乱喷后的G对什么学术研究嗤之以鼻,地空组叫他出去野外考察的时候他也会参与,H仍然跟着他,由于两人在地空组其他人眼中不仅是结伴而行的老熟人,H又一直默默照顾G,导致地空组的老大哥(也是G的好友,在此略去名字)带头把H误解为G的男人,直到现在这位老大哥偶尔提到H的时候也用好哥们的男人来指代。G在地空组的一位女性友人(也略去名字)嗅出了一丝情感纠葛故事的味道,她既是G可以信任的好友也是G的幼驯染的知己,可以说是双重信赖的对象了,某次H并没有跟随过来的野外考察,G对这位女性友人通宵聊天,讲述了自己与H的事情。女性友人指出或许他们会一直纠缠很久,G对着篝火苦笑,没有反驳什么。

 

 

以上的内容感觉太过狗血淋头,气氛有点不妙,为了转换一下氛围,作为这篇小论文的收尾,接下来是一些不愿透露姓名的科拟群众的采访环节:

 

某悠闲遛鸟老大爷:哎呀其实我早就看好他们了,可惜啊可惜,假如能成老夫看着也高兴啊~

 

某不是盗墓工作者的艺术青年: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说造化弄人这种?这个话题对我来说太哪壶不开提哪壶了吧,哈哈

 

某红色章鱼:我当然希望眼镜哥哥能和他喜欢的人在一起,但是这样对Geo亲就太不公平了,所以呢……啊,要来跑团吗?

 

某喜欢星空的诗人:怎么说呢,我觉得如果能在冬夜里相互依靠,这样的一点温暖也不是坏事吧?

 

某冰雪系女子:希望苦涩的味道能少一些。

 

 

 

 

 

 

 

 

 

 

 

 

参考文献: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特别鸣谢:カミサマ6年多来的协力,没有カミサマ这些年无私给予我的鼓励和支持,陪我聊了不知多少个小时,科拟的很多东西都无从谈起了。在此我向カミサマ致以我最深厚的感激。

 

倘若作为读者的你看到了这里,也请让我感谢你的这份支持吧。

 

评论
热度 ( 22 )
  1. 叛教与诸身之相盐乌冬 转载了此文字
    求求大家康康!我真的喜欢他们,希望能推广史地【哭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