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元科学叙事的反动、结构和再结构的科学。

——学科拟人同人堆放处,给做科拟设定的朋友写的同人。朋友Lofter ID“盐乌冬”(部分人设堆积地),新浪微博ID“_Schwarzmaut_”(主要设定及作品存放处)
头像作者如上,角色是他家Italiano(意大利语)小姐姐,或者至少是她有钱的时候。

“名为希望者皆无望。”


Esperanto(世界语)

图作者: @盐乌冬 


诞生于1887年7月26日的人造国际辅助语言,波兰籍犹太裔(与她所呈现出的无国界公民愿景不同),日前拥有约两百万信徒。

无/政/府/主义者,共/产/主/义者,乌托邦主义者,世界主义者,人本主义者,全球化信仰者,理想主义者——且,经历过纳/粹/德/国、苏/俄、杜/鲁/门/主义美/国的驱逐、屠杀、暴凌、清洗,经历过核爆,经历过越战,经历过奥斯维辛。

她是被捏造的偶像。鼎盛时她怀抱祝福和赞美。衰落时,她享有等重的质疑和鞭笞。但她的天平从不倾向任意一端。蓝色星球——这些年,她拖着疯狂与记忆的包袱,穿过它的街道建筑;为了说话,为了有所寄托,为了勘察巴别,走向敞开者,可占领者,走向一个可以对话的真实。

现如今她冰冷如灰烬,但不代表她的心已经死去。



“一个饱经蹂躏的宗教和她苍白的城市。当下它们了无痕迹,亦不能在地上建起以部落化的上帝为祭品、三重思想的城池。你的反动的失落在于你从头到尾直奔殉道而去……他们声称你的句法刻意将两性区隔开来,你就修改词尾的变化,他们指责你的排外,你便在沉默的大多数那里寻找你的文艺复兴。

“可你何以比谁都虔诚?你究竟是为敬拜何人何物而受难?你——我——我们所拥有的当世的傲慢,把我们紧闭于灾变的修辞;如今你的巴别又在哪里,而你竟仍然梦想着削足适履,把你自己活成众生与上帝通信的样式?……你缘何如此?……我想从一开始就懂得……事实上,我比谁都要明白。”

——如果当世的真正世界性用语某岛上的某日耳曼部落方言,我们都懂的(信我我真的英厨)有机会和她对话,恐怕会这么说。一百三十年来,她们从各自方向为自己挖掘阴影裂隙里的路径。和平。一百三十年来,这是她的love story。“Amarakonto”是她更愿意使用的词。我们且留给她这最后一点尊重。

毕竟,她厌恶自己含义为“希望”的名字。



顺带推首,超好听(=゚ω゚)ノ


“Mi volis revidi la malnovan lumturon lastfoje,
revidi sian lastan lumon.”

——我要最后再望一眼那旧日的灯塔
再望一眼它最后的光华。




评论 ( 28 )
热度 ( 6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