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元科学叙事的反动、结构和再结构的科学。

——学科拟人同人堆放处,原ID“清唱剧与狂喜诗”,给做科拟设定的朋友写的同人。朋友Lofter ID“盐乌冬”(部分人设堆积地),新浪微博ID“_Schwarzmaut_”(主要设定及作品存放处)
头像作者如上,角色是他家Italiano(意大利语)小姐姐,或者至少是她有钱的时候。

“造福者们”

历史(左)/政治(右),反乌托邦(Dystopia)的人神。

图:盐乌冬(lofter)/ _Schwarzmaut_(新浪微博)

原梗鲁路修ED。红色是什么的隐喻应该无需注释吧。


“我们不禁发问:这究竟是谁的自由?是哪一个阶级的自由,哪一个阶级的平等?应该怎样使用这种自由,应该将这种平等归于怎样的事业,应该以怎样的标准、怎样的维度衡量这一种全新的武器?敌对者会宣称,为了升起虚幻中的骷髅旗,我们正不断将自己的双手染上鲜血;我们所追求的光明是紊乱的火光,我们的口号是苍白怖惧的呼吁。但这究竟是我们更高意志的道路上的差错,抑或是即将变为腐尸的垂死狮群的荒谬辩解,是堕落者的伪善,精神上的病症,应当被剔除的结痂锈烂的骨骼?同志们——看看这些红旗;环绕在你们周围的是对不可摧毁的世界精神的永恒证词。如果无法确诊这个时代最固执的顽疾,无法将历史的肿瘤一劳永逸地铲除,就没有更高更遥远的旗帜来给予我们索引、知觉和启灵;我们就只能受荒诞的虚义所惑,那些耳语诱引我们相信物质时空中非连续性、非文本性的历史是某一种宇宙精灵的捏造,而非通向最多数人最大幸福的旷日持久的斗争。今天的首要任务是为历史祛魅,向一整座缠绵缱倦、伪善虚荣的语境大厦发起清算;尽管我与你们并非同类,但我们同样曾在战俘营里心中涌起过痛苦的悸动,有过想朝整个世界呼喊出的话语;我们都曾经看见那时一排灯笼怎样刺破阴暗的晚霜……你们——血肉之躯,我们的人类缔造者啊;我们,尽管只是理论的抽象,却与你们同为伟大事业的路石,更高理念的工具——你们愿意在这样一座古拉格的墙上涂上诗篇吗?……他们的神谕说:‘早晨将至,黑夜依然,你们若要问就可以问,可以回头再来’①;但——同志们,人民们,我要向你们说:谁控制了过去,谁就等于控制了未来;并且在这反对直觉的陈述上,在这违反他们伪善的科学的清规戒律的宣告上,我既为我自己、也为我们所有人的呼吁找到了根基——“

他握住沉默不语的黑发青年的手。

“同志们,我们将在没有黑暗的地方相见。”




①见《新约·以赛亚书》21章第11和12节,流放时期以东的守望人所唱的歌。

“有人从西珥呼唤我,守望的啊,黑夜如何。守望的说,早晨将至,黑夜依然,你们若要问就可以问,可以回头再来。”


评论 ( 1 )
热度 ( 71 )